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卫计新闻
疾控中心
卫生监督
食品药品
区县动态
科技新闻
医卫快讯
医改动态
特别关注
深度报道
搜索: 全站搜索 文章 图片 软件 视频 商品 FLASH 产品
2018年,急传科全部同仁踊跃相应中心招呼,继续深刻开展“学..
为预防黉舍秋季感染病的发作风行,应合肥市金星家园幼儿园的..
为当真贯彻落实十九年夜精力,周全履行“党要管党、周全从严..
人文视线
今天,我们如何下基层医生
    内容摘要:
    【 无论身处繁华都市还是偏远山村,无论富贵还是清贫,做一个自省、专注、慈悲、纯粹的医生,为病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许这就是医生的价值所在。陈允沛摄 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针对农村医疗卫生的落后面貌,发出“6·26”指示。50年过去了,在老一辈医者的记忆里,曾响应这一号召而下乡巡回医疗的往事,成了他们成长道路上最值得铭记的一段经历。而今,每年仍有大城市的】
    正文:
  无论身处繁华都市还是偏远山村,无论富贵还是清贫,做一个自省、专注、慈悲、纯粹的医生,为病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许这就是医生的价值所在。陈允沛摄

  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针对农村医疗卫生的落后面貌,发出“6·26”指示。50年过去了,在老一辈医者的记忆里,曾响应这一号召而下乡巡回医疗的往事,成了他们成长道路上最值得铭记的一段经历。而今,每年仍有大城市的医生下基层,到边远山区或农村地区进行医疗帮扶活动。抚今追昔,透过老中青医生的下乡医疗故事和人生体会,我们看到了“下基层”对医生们的历练和帮助,也从读者朋友对这一话题的热烈讨论中,看到了大家对于“下基层”现实意义及推行方式的诸多思考。——本版编辑

 

       一段影响至深的人生经历

  朱晓东

  “马鞍上的医疗队”

  1968年,我响应毛主席发出的“6·26”指示,主动报名参加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组织的青海医疗队。我们医疗防疫队由6名防疫专家和3名医生组成,其中我是外科医生,另外还有妇科医生吴爱如和心脏内科医生陈国风。1968年春,我们小分队到达青海省海西州黑马河乡的藏族牧区,主要肩负两项任务:一是防治鼠疫等烈性传染病。二是进行巡回医疗,送医送药到帐篷。

  那里的牧民医疗条件和文化素质比我想象得还要差。方圆六七十里只有一个简陋的卫生所,妇女们终日弯腰打酥油,腰背关节病与妇科病很普遍。由于饮食习惯和卫生习惯落后,我们经常遇到胃肠道病、肝包虫病以及性病等病人。初到高原牧区,我们就遇到了高原反应、交通困难、语言障碍和医药设备不足等问题的困扰,大家努力克服困难开展工作。

  在牧区巡诊防疫,我们与藏民同吃同住。在人烟稀少的山区,没有马匹代步简直寸步难行,公社发给我们每人一匹坐骑。我从来没骑过马,经过一段学习和几次摔下马后,我才练就了骑马本领。学会了骑马后,我们成了“马鞍上的医疗队”,可以自由到各处帐篷巡诊。

  在牧区行医,另一个困难是“语言关”。我们不懂藏语,乡政府给我们派了一名卫生员兼翻译,有了他的语言帮助,再加上我也学了一些基本的巡诊用藏语,大大拉近了医疗队和牧民的距离。藏民非常淳朴热情,通过与他们一起生活、聊天,给他们看病、手术,我们和藏族同胞的感情也在不断加深,被他们亲切地称作“门巴”(医生)。

  我们医疗队的驻扎地在黑马河乡卫生所。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村卫生所,只有一位姓郭的医生。卫生所前面的院子有三间房,用作门诊,门诊部背后是一个小院子,约有五六间平房,郭医生和他妻子就住在后院。我们小分队从牧区巡诊回来休整时也住在后院。在卫生所期间,我们医疗队的三名医生就在这里出门诊。

  当时的黑马河乡从未开展过手术,即使一般的阑尾炎也要送到上级医院进行治疗。每年冬天大雪封山,牧民有病要送下山非常困难。我们到达黑马河后立即开展工作:防疫专家重点是灭鼠,我们几位医生协助他们打防疫针;我们医生做手术和巡诊时,防疫人员也协助我们。为方便牧民就医,我们迎难而上,在卫生所因陋就简地建起了简单的手术室,用书桌改成手术台,到防疫站借些福尔马林,到西宁买几把牙科钳子,顺利开展了拔牙、切阑尾、摘除肝包囊虫等手术。我甚至凭着在学校学过的五官科知识,顺利完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例耳鼻喉科手术。

  利用巡诊间隙在医务所休整的时间,我把在医疗队工作的经历和真实感受记了下来。那时,我们没有照相机(全队只有一个小照相机,只能用于野外防疫考察),我就用从北京带去的一只双色圆珠笔,把工作和生活的场景以速写的形式画了下来。后来,这个速写本成为我儿女幼年时的启蒙小人书。

  “下基层”是医生的必修课,但要防止走歪

  为藏民医疗防疫服务的经历,让我在业务上得到了锻炼,也使我的心灵得以净化。天天在牧区巡诊和防疫,面对牧区落后的医疗卫生状况,我很少有个人的私心杂念,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运用医学知识和技术更好地为牧民们服务。回到北京后,体验到青海高原和北京的差距后,我常提醒自己要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努力奋斗,要多为边区少数民族服务。上世纪70年代,我多次到内蒙古自治区等几家医院开展心外科工作,1990年我还率心脏手术小分队到西藏拉萨自治区人民医院开展了西藏首例体外循环下心脏直视手术。

  如今,再回想当年到青海巡回医疗的经历,心中还是感触良多。我认为,经历风风雨雨,可以让人受到锻炼、得到教育,但如果是大风大浪,就有可能把人给毁了。我当年参加青海医疗队,可以说是下到最底层了,确实很有收获。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时期,也有些到边远地区下乡医疗的同志一时就回不来了,家庭生活甚至人生命运都发生了改变。

  现在,卫生主管部门出台政策引导、鼓励医生“下基层”,城市各大医院也积极配合不断地派出医疗队到边远、贫困地区进行支援,这其实是对过去医生下乡医疗的一种继承,是值得提倡和肯定的。

  对年轻医生而言,“下基层”对自身成长是有好处的,能增加对基层医疗卫生状况和基本国情的了解,体会到底层老百姓的病痛之苦,从而更激发自己当好医生的愿望。目前,由于市场经济等多种因素影响,医患关系变得紧张。城市大医院的医生到基层医院,带去先进的医疗技术,让老百姓在当地就能看好病,不仅提高了当地的医疗卫生水平,也有利于增进医生与老百姓之间的感情,对改善医患关系是有帮助的。

  “下基层”了解医疗、体察民情,这是医生的必修课,不过,实践中要防止走歪。在新时期,要注意以更合理的机制、更适当的方式引导医生“下基层”,使医疗队能真正发挥帮扶作用,这是至关重要的。(作者系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李阳和整理)

 

 

  一碗炒黄豆

  龚亚红 史真真

  赵静,北京协和医院一位年轻的内科主治医师,一如他的名字,斯文而安静。但2008年参加医院援助内蒙医疗队之后,大家发现赵静变了许多,少了些斯文矜持,多了些豁达豪爽。援蒙半年,是什么事情让赵静的心态、性情产生了如此变化呢?这还要从他援蒙期间的一次出诊说起。

  有一次,赵静到林格尔县灯笼素乡的一位老乡家出诊。灯笼素乡地处山区,赵静原以为这是个“农夫、山泉、还有点田”的地方,但到了以后,他彻底被震撼了:残破的窑洞、泥泞的山路、留守的孤老幼儿。时光仿佛穿越到了三四十年前,这里与城市的繁华竟有天壤之别。

  灯笼素乡也曾有过两位乡村医生,但都在夜间出诊时坠入山谷摔死了。此后,乡亲们更是陷入了缺医少药的悲惨境地,得了病根本没钱到县城求医,只能自己扛着。

  这天,赵静出诊要去的是当地一位普通的老农家。走进他家中,发现唯一值钱的家电就是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机。家中就3个人,患者、老伴和一个5岁的孙女。其实患者的病并不复杂,就是长年大量吸烟导致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每到天冷的时候就咳嗽,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在既没有X线机也没有超声心动仪的情形下,赵静只能靠问诊和查体进行诊断,然后告诉患者要戒烟,并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平喘、祛痰及吸入治疗的药物和方法,嘱咐患者规律使用。

  就是这样一次简单的会诊,让赵静觉得自己能做的其实很少,但患者却无比感激。临行前,患者老伴给远道而来的大夫炒了一碗黄豆——这是他们待客的最高规格,也是他们逢年过节时才能享用的奢侈品。赵静象征性地抓了几颗黄豆塞进嘴里,忽然看到5岁的小孙女怯怯地站在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黄豆,口水都流出来了。他鼻子一酸,把那碗黄豆递给小姑娘,但患者老伴却一把抓住他白大衣上装听诊器的口袋,将孙女手里那碗炒黄豆全部倒了进去,然后抓着他的手说:“小伙子,我们还有,你带着路上吃!这里很久都没有大夫了,您这样的大大夫能来这儿看病,不容易啊,谢谢您!”

  赵静,一个大小伙,眼睛顿时就湿润了。这个来自大城市的医生,曾经面临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以及“缝肛门”、“8毛钱与10万块”等种种对医生不利的舆论,每天像刺猬一样自我保护,完全感受不到医生职业的重要性和神圣感。然而此刻,一切的抱怨在这碗黄豆面前烟消云散,生活再苦,工作再累,山路再崎岖,只要能给乡亲们解除病痛,他都心甘情愿。

  一碗炒黄豆改变了赵静。现在,每当遇到工作中的不顺心,他都常常想起那个荒凉的穷山沟,怀念起那碗热乎乎的炒黄豆,那种朴素的情感和温暖的力量始终撞击着他心灵最柔软的地方。作为医生,最大的幸福是什么?援蒙归来,赵静和他的同伴们找到了答案:就是无论身处繁华都市还是偏远山村,无论富贵还是清贫,做一个自省、专注、慈悲、纯粹的医生,为病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许这就是医生的价值所在。(作者单位:北京协和医院)

 

 

  “下基层”要避免走过场

  韩立军

  多年工作的经历,让我对“今天如何‘下基层’”这话题颇有感触。

  医疗下基层,在我国有历史、有背景、有业绩、有传承。从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发出“6·26”指示以来,50年过去了,新老医者一辈辈前仆后继,让这个优良传统得到继承。时至今日,各大医疗机构还经常不断地接到医疗扶贫、医疗下乡等等的命令和扶持政策,在人、财、物方面不断地给予支持和帮助,这些老百姓都是看在眼里的。

  然而,在新形势下,“下基层”是否需要改变一下策略和模式,在方式、方法上是否需要更新?

  笔者不禁想起七八年前发生在某三甲医院“下基层”的故事。该医院收到上级的红头文件,要求派一名内科医生到新疆去进行医疗对口帮扶,为期3年。医院的医生们不愿长时间脱离岗位去支边,尤其是年轻医生,担心援疆后跟不上新技术的发展会耽误自己,因此,谁都不愿意领这个任务。为了完成上级的任务,医院只得允诺提高补偿,甚至承诺完成任务后提拔为内科副主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位业绩平平的青年医生愿意前去,领导慨然应允。青年医生在新疆的3年时间里,除去公休、事假、病假,真正待在扶贫点的时间每年只有几个月。3年期满后,这位医生回到所在医院,不仅得到了经济补偿,还被提上了副主任的位置。但是,问题来了。在老主任退休后,内科发展开始止步不前。可是,这能怪当初的那位青年医生吗?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前年,某市举行轰轰烈烈的下乡帮扶活动,以系统为单位,包村包干,定点帮扶。当然,现在下基层,讲究实惠,村里对对口单位的帮扶目标的期望和要求也是很高的。比如,城建局下去了,给村民修条路,村民满意;财政局下去后,给村里拨一笔扶贫款,村民满意。可是,卫生局下去后呢,不可能给盖一所医院吧,也不可能捐献一台大型设备,所能做的就是抽调几个医生护士去驻村。由于没有实质性的任务,几个人便赶庙会似的每天在村里闲逛,这引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在那个千把人的小村,村医每天的收入才二十几元钱,可下乡的那几个医生护士每天东游西逛,不用干任何事,光补助就是50元,这让村医和村民心理极度不平衡,最终导致矛盾激化,村民以“不作为、不守岗”为理由联名向政府反映。从而受到了政府的通报批评。

  所以,“下基层”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如果方式不当,不仅容易流于形式,而且还可能适得其反。

  下基层应与时俱进,有的放矢,理性对待,根据实际情况制订切实可行的措施。50年前的那场上山下乡,是因为农村确实很落后,确实很需要。如今,社会发展了,经济富裕了,交通方便了,信息发达了,城乡差距小了,思想观念变了,再用传统的观念看待“三农”,用传统的方式去“下基层”,则不符合新时期社会发展的需要。因此,今天如何“下基层”,确实值得探究。 (作者单位:河北省邯郸市中心医院)

 

 

  观点集纳

  各尽其能,各显其长

  50年前,医生上山下乡巡回医疗,为解决基层百姓的就医问题的确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如今的医生“下基层”,与50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现在的城市大医院分科过细,辅助检查手段很多,医生均有明确的专业方向。而基层医院特别是乡级以下医院和诊所,设备相对简单,医生也多是全科的,所以,三级医院的医生下到一级以下的医院后,在很多方面施展不开身手,对基层医务人员的帮扶也有些不接地气,底层老百姓也很难真正受益。

  我认为,政府职能部门在鼓励医生下基层时要更有针对性,帮扶要注重实效。如三级医院到二级医院,重点要放在一些较复杂手术、疑难杂症诊断的指导,以及危急重病的救治、新技术的开展等方面。而二级医院到一级医院(乡镇卫生院),除了帮助开展诊疗外,还要促进其管理的规范化、科学化,并以“传、帮、带”的形式帮助卫生技术人员提高其业务水平。卫生院的医护人员则可以定期到村卫生室进行业务指导,或直接向广大村民提供诊疗服务与传授健康科普知识。这样各尽其能,各显其长的帮扶才能真正起到“下基层”的作用。

  (河南省精神病医院 刘麦仙)

  下乡帮扶需有配套举措

  当前,医生下基层进行医疗帮扶更多的是出于医院对口支援或医生职称考核的需要。笔者认为,医生下乡帮扶,一是可以让自己更加了解基层的医疗状况,有助于其返回单位后的工作开展;二是有助于医疗资源的下沉,使医疗服务更接地气,为基层群众提供更加方便和优质的医疗服务;三是可以让群众对医生有更多的亲切感,促进医患关系的和谐。大医院医生下乡帮扶需有一系列的配套举措:譬如,行政管理部门完善制度,医院创造良好的内部环境,建立奖励机制,提高下乡行医的积极性。再就是在社会上应大力宣传下乡行医的先进典型,树立榜样,营造良好的下乡行医氛围。

  (江苏省洪泽县人民医院 常乾坤)

  “下基层”也需“私人定制”

  据了解,目前不少大中城市的医生到边远山区或农村地区进行医疗帮扶活动流于形式,不能真正“沉下去”。有的医生“混日子”,隔三差五就往家跑,或者回自己医院,导致帮扶效果不明显。在今天,“下基层”要在彰显城市医生人文精神,以及在“建机制重实效” 方面做好做足文章,针对不同医院特点和不同地区医疗卫生现状,在“下基层”方案、考核细则上“私人定制”,签订城市医生和基层医生“结对带徒”合同。在“下基层”时间上要灵活机动,两级医院的师徒不妨一周在基层,一周在相应城市医院,实施“双考核”,这样才能真正拧紧“下基层”这根弦。

  (江苏省东台市疾控中心 严国进)



备注:本文章为原创文章,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需要请联系原创作者。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来自网络和网友,目的是加强信息文化传播交流,如有版权问题,敬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作出处理。QQ : 768546170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重点文章
描述:南昌食监网" src="http://www.fxwyk.com/upload_files/label/1_20170416090452_jn4w1.png" width="88" height="31" border=0> 名称:天天食品网
描述:食品行业网 名称:中华卫生网
描述:理财问析题-理财问题分析投资网! 名称:无穷大投资网
描述: 名称:白来网普及
描述: 名称:信任投资商 -- 田地新闻  -- 农民科技种植技术资讯网
描述: 名称:好朋友警察
描述: 名称:捍卫神州 -- 强胜火源游戏 -- 游戏技巧新闻网!
描述: bbi资讯  食品新闻网  手机门户网  中国内幕揭秘  晋城新农村  地球信息科学  滨海卫生新闻网  娱乐内幕网  南平食监网  省政府新闻网  百合花投资  明光足球网  综艺琅琊榜  长春食药卫生资讯  吉林花草鱼  吉林行业新闻  医疗战线新闻网  中华美容院  播客城市群  南阳千里马  阿拉丁医生资讯网  天天食品网--食品资讯网!  扬州食品新闻--食品资讯网!  江苏淮安资讯  食品类企业招商加盟网站  金融股权投资管理网  中工矿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